如今的苍南大渔湾!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5-27 08:3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591

    主题

    664

    帖子

    5388

    积分

    风云使者

    积分
    5388
    发表于 2020-11-12 14: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温州新闻客户端
    温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琳 孙余丹
    摄像/摄影/剪辑 刘伟

    你听过浪涌鸥鸣的声音吗?

    清晨6时,阳光透过薄云洒向海面,群山环绕间,沐浴在晨曦中的大渔湾静谧柔和。“欧…欧…”踏浪而来的海鸥“嗖”的一下张开翅膀,如离弦之箭划破清冷的上空,唤醒了停泊在老码头边的紫菜收割船。


    清脆的马达声此起彼伏,奏响欢快的《劳动之歌》,收割船争先恐后地驶向紫菜养殖区。“哗哗…哗哗…”排架上团团的紫菜逐浪起舞,在海水的浸润下,尽情舒展着婀娜的身姿。突然,渔民们拉紧排架上的大网,只见黝黑的紫菜缤纷落入船中。此时的码头边,来自全国各地的货车整齐排列,耐心等待着大海的馈赠。

    大渔湾出品的紫菜,最能征服食客们挑剔的味蕾。历经温润的气候及独特的水温、水质的滋养,不论是滚汤或凉拌,都有比肩海鲜的鲜美和爽脆嫩滑的口感。

    这一口鲜,来之不易,守之难。望着眼前这片富饶的海湾,赤溪镇流歧岙村村支书兰准平的记忆回到了2009年,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大渔湾围垦奠基仪式隆重举行。“那会儿,大家都揣着一个向大海要地的‘城市梦’。”

    微信图片_20201112141512.png
    苍南大渔湾黄金海岸线与紫菜养殖。

    作为温州五大海湾之一,大渔湾依山傍海,如一面竖琴镶嵌在东海之滨。大渔湾一带分布着二十多个渔村,坐拥丰富的海产品资源,历代渔民过着“靠海吃海”的生活。从上世纪70年代起,当地进行紫菜人工采苗,家家户户开始养殖紫菜。

    鼎盛时期,大渔湾跻身全国最大的紫菜养殖产区之一,被冠以“中国紫菜之乡”的美名。“种植大户年收入百万都是常事。” 兰准平说。

    微信图片_20201112141515.png
    微信图片_20201112141518.png

    一边是日益壮大的紫菜养殖户,一边是渴望造地发展的城市梦。早在上世纪80年代,长约39公里的大渔湾,就被政府“选中”成为苍南未来的发展空间。直至2008年正式启动大渔湾围垦规划,并获得国家海洋局批复。

    一纸围垦规划,承载着为今后苍南乃至温州拓展更大发展空间的重任,雄心勃勃。这一项目总规划面积超2万亩,围堤约6543米,计划打造一座滨海新城。由此新增的建设用地被寄予托起经济腾飞的梦。但随之而来的质疑声,激起千层浪。在2010年到2015年间,曾“两进两出”围垦工程指挥部的姜祝成仍记得当时也有另一种声音:你什么都不做、不推进,就是最大的功绩。

    这个声音令人揪心:围垦工程不仅破坏海域生物多样性,仅海洋生物的损失就不可估量;堤坝建成后,还将改变水域内海流,造成泥沙淤积,海水富营养化和出现赤潮的可能性大增。“

    汩汩的活水就将变成一滩死水,紫菜养殖业也将不复存在。”

    微信图片_20201112141527.png
    打捞新鲜的紫菜。

    2011年,苍南县政府提出大渔湾围垦工程暂缓的意见,这只是一次“延时考虑”。真正给这场“人海之争”划下句号的,是2017年苍南县委、县政府最终作出放弃大渔湾围垦工程的决策,保留原生态的自然海湾。这个决定,漫长而艰难。

    “不管从生态账还是经济账、社会账来看,围垦并不划算。” 时任苍南县海洋渔业局局长张贻聪曾多次向上级部门和当地政府请示,希望保留大渔湾。

    在他看来,围垦填海,势必会对大渔湾的生态环境造成永久性的破坏。大渔湾弃垦的第二年,国务院〔2018〕24号令文件中明确提出,加强滨海湿地保护,严格管控围填海。

    微信图片_20201112141531.png
    大渔湾养殖的紫菜被吊上岸。

    这场长达十多年的人海之争,最终以人让海而终结。令人欣喜的是,大渔湾的活水激发了当地海洋经济的兴旺。

    赤溪镇党委委员、副镇长陈加波细数起湾区的产业,眼神里满是希望:计划两年时间建成投用紫菜精加工园区、凤凰湾省级旅游度假区正在规划、黄金海岸乡村振兴示范带建设加速推进……

    “生态环境用之不觉、失之难存,再不能走粗放发展的老路。”苍南县委书记黄荣定的一番话,道出苍南人心中对自然的敬畏。

    微信图片_20201112141535.png
    紫菜加工。

    2017年,就在渔民们敲锣打鼓欢庆大渔湾弃垦时,距离湾区几十公里外的望里镇,经历了保护与发展的“阵痛”。

    在温州日报摄影记者苏巧将的镜头里,十年前的望里镇棉絮纷飞,白絮遍地,即使夏日也是一派“北国飘雪”光景。这白絮来源于再生棉气流纺行业,自民国起就是当地的主要产业。

    早年间,行业准入门槛低,家家户户开起“低小散”作坊,严重的环境污染一度导致“温州市生态示范镇”被摘牌。

    微信图片_20201112141540.jpg
    苍南县循环经济小微园。

    “以前不全副武装出门,就落得个‘白毛人’回家,现在在加工厂走一圈,也染不上半点絮。”

    望里镇镇委副书记、镇长金加簪所说的巨变,得益于苍南县出台的史上最严再生棉纺行业整治行动,拆了违章搭建、关停提升低小散、建起了小微园,转型升级后的再生棉纺行业迎来了“春天”。

    在今年新投用的苍南县循环经济小微园里,苍南县亨利棉纺制品有限公司机器隆隆响,每天至少生产1万个拖把,年产值每年以15%的速度上涨。拖把的原材料,就是来自制衣中丢弃的边角料,通过工厂的循环加工,变废为宝出口国外。像亨利公司一样入驻小微园的企业已有35家。

    微信图片_20201112141543.jpg
    苍南县亨利棉纺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出口拖把布。

    如今的望里镇,培育出30家规上企业,建起了跨境电商创业园,其中棉纺行业保守估值达50亿元。

    在望里镇的发展计划里,申报中国宠物玩具和清洁用品特色小镇已提上日程。

    望里镇的“凤凰涅槃”,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苍南县发展的缩影。市生态环境局苍南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苏小越坦言,如何在保持经济总量、让老百姓增收的同时,平衡好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关系,是绕不开的命题。

    他认为,大渔湾的弃垦已经给出了最好答案。

    微信图片_20201112141546.png
    苍南县亨利棉纺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出口拖把布。

    海风拂遍苍南大地,阳光洒在海面上,金灿灿的,寓意着富饶和丰盈。蜿蜒曲折的大渔湾,用最肥沃的水质,一如往昔哺育着守护她的儿女们。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在朴实的渔民眼中,这或是大自然赋予的最浪漫的期许。

    编辑:小白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违规请联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苍南网 - 苍南网论坛 ( 浙ICP备10215800号-2

    GMT+8, 2020-12-5 23:36 , Processed in 0.093686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