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党史 寻足迹|觉醒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7-14 09:05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1018

    主题

    1184

    帖子

    9452

    积分

    苍南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452
    发表于 2021-4-8 09: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210408093602.jpg

    编者按:

    苍南是老革命根据地县,有着光荣的革命历史。早在20世纪20年代,这里就有党的活动。为庆祝中国共产党诞生100周年,在全县上下掀起党史学习教育热潮,引导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县融媒体中心和县委党史研究室编选了部分苍南革命胜迹和苍南革命故事,让读者们更好地了解革命前辈走过的道路,从中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


    在苍南县东部沿海,
    有一座600多年历史的古城。
    它就是现在被誉为“历史文化名城”的
    金乡镇

    微信图片_20210408093606.jpg

    旧时的金乡城,周围是坚固的城墙,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供人们进出。因为是个主要的商贸集镇,所以每天进城赶集的人多有买的、有卖的,人来人往。城中心有个形似城楼的建筑物,叫文昌阁听说旧时学子们想求取功名,都到这里求神保佑。几百年来,到底有多少人从这里求得了功名,谁也说不出准确的数字。可是这里是当时平阳县的新文化传播发源地,这倒是毋庸置疑的。


    1919年5月

    北京爆发了五四运动。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学生反帝爱国运动。消息传出后,全国各地纷纷响应,并得到各大城市工人的积极支持。浙江省的一些城市和县城也先后掀起了工人罢工、商人罢市、学生罢课的“三罢”浪潮。


    1919年6月

    校址设在文昌阁内的金乡高等小学教师陈奏青有事前往温州。办完事后,他想买点东西带回家,便匆匆忙忙地赶到五马街。不料,所有大小商店一概关门。店门上贴着写有“一律停业,与学界一致行动”“抵制日货、开辟国货市场”等标语。连续走了几条街道,都和五马街一个样。一打听,才知道是温州市各界为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正在开展“三罢”斗争。


    对于发生在北京的五四运动,陈奏青曾有听说,至于引起各地各界如此大规模的响应,今天是首次目睹。他对眼前的罢市觉得很新鲜,也很佩服。全体商人能如此心齐地放弃生意不做,支持学生运动,可想学校的罢课斗争肯定有另一番的情景。毕竞是个教师,职业的责任感驱使他不能不到学校去看个究竞。即将走到第十中学时,迎面来了两个人。他一眼认出,正是在自己学校毕业后,到温州第十中学读书的金乡学生陈式纯和胡天民。

    “式纯,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你们!”陈奏青老师问。

    “啊!是陈老师,你怎么来啦?”陈式纯和胡天民一边打招呼一边快步跑了过去,一人一边,紧紧牵住陈奏青的手,走进了第十中学。

    来到学生宿舍,陈奏青问:“学校快放暑假了吧?”胡天民说“本来这个星期考试,下星期放假,由于最近几天,全校师生忙着搞示威游行,加上这两天罢课,看来放假的时间要推迟一周。”

    胡天民说完,陈式纯立即接着说:“老师,这游行真的太有意思了,刚开始,那些警察还出来阻挠,我们据理力争,他们只好乖乖地退了回去。我第一次感受到学生们组织起来的力量,这就是爱国的力量吧......老师,我们那边也搞起来了没有?”

    “没有,至今还是无声无息。”陈奏青回答。

    “天民,金乡那边封建思想太严重了,也该冲击冲击。等放假后,我们在温州读书的这些学生回去,帮助老师一起发动,首先来一次大游行,造造声势,然后再开展抵制日货等活动。老师你看行吗?”

    陈奏青回答:“行,我这一回去,先做做各校教师的工作,如时间来不及,下学期一开始就进行。”

    他们越说越投机,不觉日近中午,陈奏青起身告别。陈式纯和胡天民一起送他到校门口。

    一个星期后,学校放假,陈式纯等一班同学从温州和瑞安等地回到金乡。一到家里,他们首先去找陈奏青。陈奏青告诉他们,从温州回来后,他向校长作了汇报,校长也同意他们的意见。不过学校已经放假,立即发动游行有困难,暂时先个别去做做工作,等新学期开始后立即行动。陈式纯觉得这话不无道理,于是吩咐大家分头去拜访各位教师,顺便通通消息。

    两个月的暑假转眼过去,新的学期将开始,陈式纯等人又要离开家乡,到温州读书了。临走的那一天,他们登门拜会了陈奏青。了解到几所学校的校长和教师都很支持,近几天内,将召开-次会议,成立爱国游行筹备委员会。陈式纯和同学们听后高高兴兴地走了。

    9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天,金乡高等小学的一个教室里,坐着20多个人,其中有高等小学西北区国民学校、东南区国民学校的教师,也有城内的知名人士。他们都是应邀前来参加爱国大游行筹备会的。会上,大家一致推选陈奏青为筹委会主任,三所学校的校长和几位教师为委员,并把游行的时间定为10月10日。

    半个来月时间一晃过去,10月10日,金乡城的气氛与往常大不一样。东西南北四城门的城楼上插满了各色彩旗,沿街两侧的墙壁上贴着写有“打倒列强”、“还我青岛”、“抵制日货”等内容的标语。上午8时许,文昌阁内早就挤满了人。高等小学的操场上,三所学校的300多名师生手擎彩色标语旗,排起了整齐的队伍。队伍的前面有个临时搭成的讲台,台上只有一张课桌,桌上放个铁皮喇叭筒,台下两侧分别列着两支鼓乐队。

    8时30分爱国游行即将开始。筹委会主任陈奉青走上讲台他首先向台下鞠了个躬,然后拿起喇叭筒,放开嗓门说:“同学们乡亲们,为了响应五四运动,今天城内各所学校师生集合在一起举行盛大游行,这是金乡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五四运动虽然已过去几个月了,但与外国列强的斗争还在继续。国家是我们的国家我们不爱谁爱?人民是中国的人民,决不能让外国人来统治。我们不是为游行而游行,目的是唤醒广大群众,激发爱国热情。现在我代表游行筹备委员会宣布,爱国游行开始!”话音刚落,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随着陈奉青的一声“出发”,一时间,台下鞭炮齐放,鼓乐齐鸣,游行队伍有序地走出校门。走在最前面的是20多人组成的旗手队,各色绸布制成的彩旗随风飘扬。紧接着是鼓乐队,最后是师生队伍。他们一路上高呼着“坚决反对北洋军阀政府在巴黎和约上签字”“还我青岛”“外争主权、内惩国贼”“欢呼五四运动胜利”等口号,沿着城内各条大街行进。所到之处,街道两旁站满了欢迎的群众,有的还举起自制的小旗,不断地向游行队伍挥动着。10时许,游行队伍到达玄坛庙,按预定计划,在这里举行一场演讲会。西北区国民学校校长张秀觉首先上台演讲。他向全体师生和台下群众简要地介绍了五四运动的全过程。当讲到北京有的学生当场咬破中指,用血写下“还我青岛”四个字时,台下立即响起“打倒列强”“打倒卖国贼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的口号声。东南区国民学校校长鲍安也上台演讲。他说:“五四运动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呢? 就是要大家团结起来,坚决与卖国行为斗到底。可是时至今日,平阳县内官商勾结,恶霸横行,日货、洋货充斥市场,中国人买不到中国货,这是决不能容忍的.....中国的土地不可以断送,中国人民不可以低头。”说完台下又响起了阵阵掌声。

    演讲结束后,队伍出了玄坛庙,沿着大街小巷继续游行。一直到中午 12点,才结束。

    此次游行后,人们谈论的热点,开始转到了国家兴亡的话题上来。有的说,北京学生真了不起,一游行,政府就不敢签字了。有的说,光靠学生还不够,不是工人们都支持,青岛早已落入日本人手中。更有胆子大些的,干脆说不打倒卖国政府,中国人早晚会当亡国奴。

    不久学校放寒假,陈式纯和同学们回到金乡。他们顾不上休息立即投入抵制日货活动。

    腊月的北门码头,装货的、卸货的,人来船往,把一个小小的码头挤个水泄不通。人群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码头检查货物的几个年轻人。他们是刚刚成立的金乡反日救国会会员,专门在码头查扣日货。又有一条船靠码头了,一个十六七岁学生打扮的男青年跳上船。他,就是救国会负责人之一,刚从温州第十中学放假回家的陈式纯。只见他走进船仓,仔细翻看着每一袋、每一箱的货物。忽然,他发现一条布袋上印有“东洋白糖”四个字,立即向码头上另一个学生招了招手,说:“天民,你过来,这里有袋日货。”胡天民一听船里有日货,即刻跑了过去。

    “船家,对不起,你的这袋白糖暂时扣留了。”陈式纯非常和气地对划船人说。

    “哎,这怎么行啊,这货物不是我的,我不过是替人家载货的把它扣留了,叫我怎么交代?”

    “这没有关系,我们已经作过多次宣传了。货主来了,你就说是救国会扣的,因为我们这里不允许卖‘日货’“洋货’。”

    “这是为什么?”

    “这个道理很简单,我问你,帝国主义掠夺我们的原料,就地加工后,又高价卖给我们,占领我们的市场。长久下去,我国的工业就会更加落后,无数的白银将流入列强手中,你说能这样下去吗?

    “那你可以留下一张条子吗?”

    “当然可以。”陈式纯一边回答一边叫胡天民写了一张收条交给了船家。

    在另一条船上,救国会会员郑克之、陈志枢和高等小学的几个青年教师也查出了不少“洋粉”、“洋纱”和“洋布”,同样也作了暂时扣留处理。他们把查获的这些“洋货”运到高等小学内。经过几天的连续检查,从码头上进来的“洋货”基本绝迹。而在城内的各家商店里仍然存有许多禁止销售的“洋货”。查禁商店里的“洋货”要比在码头上检查更为困难,有些店家生怕自己有商品被查获,把它藏了起来,有的还拒绝检查。救国会会员们决定以宣传为主,告诉店家不得再进“洋货”,不然将作没收或销毁处理。

    大仓桥是城内商店最为集中的地段,在一家百货店里,陈式纯和同伴们正认真地对店里“洋布”、“洋火”、乒乓球等“洋货”作一的登记。店主以为要没收,恳求说:“这些货我是以前进来的,卖完了,决不再卖,请放过这一次吧。”陈式纯告诉他:“这些货允许你销售,不过要限期一周内销完,销售不完的报救国会处理。”

    陈式纯正和店家讲话时,对面的一家南货店里,几个救国会会员和店主正争得脸红耳赤。陈式纯过去问明情况,原来店主说自己的面粉和白糖不是“洋货”,不让救国会会员们按规定处理面粉和白糖都是散装在缸里的,又没有标签,一时难以辩别。拿不出确实证据,谁也不服气。陈式纯想了想后说:“好了,这样吧,这些货物暂时先予登记,不能出售,等送到温州鉴定后,再作处理。店家见救国会会员们不肯退让,又自知有亏,也只好答应。”

    几天后鉴定结果出来南货店里的面粉和白糖均为日货。为了严厉打击不法商贩,救国会决定将这些商品予以没收。从此以后,大多数群众通过查禁“洋货”这一宣传活动,开始自觉不买“洋货”,金乡城内店铺里的“洋货”也逐渐消失了。


    微信图片_20210408093612.jpg

    故事说到这里并未结束,后来,陈式纯等一班同学又在金乡城内创办了“旭社”、分设新曦书报社和“醒狮化装演讲社”,自编自演现代剧目。从此,新文化新思想便开始在苍南大地上传播开来。


    来源/苍南县委党史研究室
    编辑/黄佳洁 冯瑞元
    审核/饶道师
    监制/王文波 朱建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苍南网 - 苍南网论坛 ( 浙ICP备10215800号-2

    GMT+8, 2021-4-23 10:15 , Processed in 0.156411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